我的前半生!埃尔斯自述21条高尔夫人生经验
埃尔斯登上《高尔夫》杂志封面

  (文章来源:《高尔夫》杂志公众号)

  在追寻个人最后一个大满贯赛的征途中,47岁的厄尼-埃尔斯集毕生智慧听从召唤——而他计划倾尽所有迎接大赛的挑战。

  自由负重。动感单车。窗外就是网球场。厄尼-埃尔斯在佛罗里达朱庇特住处的健身房,整个建筑仿照世界上最好的万怡酒店的健身中心——远离凡尘。“我在一次拍卖中得到这个,”埃尔斯说到墙上挂着的一幅杰克·拉莫塔的照片时这样解释。埃尔斯每周四天在私人教练的指导下健身,他称这是“锤炼48岁的身体”。(其实他到今年10月才满48岁。)“我是拳击迷。‘愤怒的公牛’(杰克-拉莫塔),他是个了不起的人。”埃尔斯举起自己的拳头。“必须保持自己的双肘在内侧。”

  埃尔斯将2017年赛季看作名誉之战——而且他已经使出了快拳。本赛季的前10场比赛中,他8次未能晋级,而且今年的美国大师赛也只是勉强进入周末比赛。“我的推击很好,但远距离击球需要努力,”他说道。时间在流逝——而且不只体现在他的身体状况,或是竞技状态上。埃尔斯因赢得2012年英国公开赛而获得的大满贯赛5年豁免权,将会在今年皇家伯克戴尔的比赛结束后失效。幸好有特别邀请,他可以参加个人的第100次大满贯赛——今年8月的PGA锦标赛。但自从上次捧起葡萄酒壶至今,埃尔斯已经19次被大满贯赛和巡回赛冠军拒之门外。他迫切地想要第20次比赛,而如果那是英国公开赛或PGA锦标赛,一切就完美了。

  “我以前也有过低谷,而且我能重新崛起,”这位世界高尔夫名人堂成员这样说道。“我爱林克斯高尔夫,而且我爱伯克戴尔。”(或者用他的南非口音,叫做“伯格戴尔”。)

  挑战是什么?抽出时间磨练球技。在马不停蹄的巡回赛赛程安排之外,埃尔斯还有很多商业事务:球场设计、葡萄酒酿造、含酒精的咖啡。他将大量精力投入埃尔斯卓越中心,那是一家位于朱庇特,为自闭症儿童建立的教育机构。(埃尔斯14岁的儿子本,就是自闭症儿童。)他的女儿,18岁的萨曼莎,今年秋天将进入斯坦福大学,那是她爸爸不会错过的一条路。

  很多压力加注在他身上,但埃尔斯是出色的回击拳手。去年,当他在奥古斯塔面对3英尺推击推出6杆时,他只是一笑而过,径直走向练习果岭——并在随后的一场比赛中以推击排名第一结束。

  从甩掉易普症,到找到激励自己的新途径,大易哥有几条来之不易的人生经验。

  把握机会

  今年10月我就48岁了,而且眼看就50岁了。我依然要打大满贯赛。还有时间,而且还有那么多比赛要打。今年很重要。年龄激励着我,也让我害怕、兴奋。我期待优秀成绩的好运气。我不会再次统治这项运动了,不过我如果有那样的运气,我知道该怎样拿下一场比赛。

  设定远大目标

  我的眼睛盯着皇家伯克戴尔。英国公开赛对我而言意味着全世界。我曾赢过两次。我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:淘汰、淘汰,然后一举获胜。我经历过很多次低谷,但在大满贯赛上,你要丢掉所有包袱。我非常努力。今年,我的推击一直很棒。我战胜了易普症,而且我现在在果岭上感觉好极了。我只需让自己的远距离击球发挥正常。

  年龄只是个数字

  我目前处在人生的第四个15年。但年龄只是个数字而已。而50岁是新的40岁一代。菲尔今年47岁,仍打得非常好。费雷迪在大师赛赛场上依然有竞争力。我仍然会赢。说到健康、伤病,我一直是幸运的。47、48岁,成为名人堂成员的同时,仍旧打比赛,你一定是幸运的。

  好吧,年龄还意味着酸痛的背部

  精神集中非常重要,即便不在球场上的时候。最近,我曾这样对别人说过,“最后,我只赢了四场大满贯赛。”我必须停下,然后说,“不!四场大满贯赛,还没结束。”你必须要这样想。

  阿尼是摇滚明星

  阿诺-帕尔默和我有些渊源。1992年,我们在贝勒里维(靠近圣路易斯)举办的PGA锦标赛上一起打了前两轮。他当时62岁,我22岁。我当时充满敬畏。他是那么的男子汉。我感觉像是已经认识他很多年了。我有点害羞,但我不害怕和他说话。人们非常爱戴他。他们会整天和他击掌庆祝,他也会回应。他就像是个摇滚明星。女人们把自己的电话号码扔给他。在一个发球台上,他对我说,“哇,她挺可爱的。想要吗?”然后他把那位女士的电话给了我。多好的人啊。(笑)

  你需要优秀的团队

  如果你想做大事——无论商业还是生活,或高尔夫——都需要合适的团队。我在做很多事:萨曼莎要去斯坦福,在南非的厄尼·埃尔斯葡萄酒,还有球场设计。还有埃尔斯卓越中心。这些都需要精力。你需要一个非常出色、投入的团队,而我正好有最棒的。

  年纪变大意味着更努力

  高尔夫对20多岁的我来说,比40多岁的我更加容易。我现在必须更加努力。我的妻子丽丝尔和我很晚才有第一个孩子,因此,我20多岁的时候可以专注于比赛,去取得一些成绩、胜利。40岁之后,变得难了,更有挑战了。

  愤怒可以重振你的比赛

  2012年英国公开赛(皇家莱瑟姆和圣安妮)的那个周日,当我到10号洞时,我很生气。我刚刚吞下了一个柏忌。塞弗1988年在那里夺冠,而他当时刚刚去世(2011年)。我对自己的球童说,“我们得拼一下,要抓小鸟球。我们按塞弗的方式打。”我开球完美,接着将球切到洞边10英尺处,然后一推进洞。那个转折点帮我赢了自己的第四个大满贯赛冠军。你能做到自我激励。

  当你赢的时候,记住谁输了

  在莱瑟姆,我无法全身心地去庆祝,因为我的好哥们儿亚当·斯科特。老天,他就像我亲弟弟。他本来一直领先,但最后连吞4个柏忌。我获胜时,我没有高兴得跳起来,因为我曾70次经历他那时的处境。当你本应赢得大满贯赛,却没赢时,那感觉最糟糕。我知道他的心情。在记分处我告诉他,“别沮丧。你的荣耀一定会到来。”我会不时地给他发信息,鼓励他。肯定的是,他的荣耀时刻的确到来了,就在(2013年)美国大师赛。当他在延长赛中推进那一杆时,我和他一样激动。

  没人能与塞弗相比

  塞弗·巴里斯特罗斯自信,有声望。当他站在发球台上时,总有几分深沉。你能感觉得到。我们同组打球时,他提升了我的专注度。我们在1994年世界比洞赛的半决赛中对决。我们都发挥出色,打了很多小鸟球,但我2比1打败了他。我们的比赛结束后,塞弗走到我父亲面前说道,“你儿子非常特别。我已经发挥了自己的最好水平。他打败了我。”我父亲不是那种情绪化的人,但当时他的脸上满是泪水。

  想要——但别要太多

  要想赢大满贯赛,你必须输掉一些。不过,你输掉的那些大满贯赛,会刺痛你。1995年在里维埃拉的PGA锦标赛上,我领先3杆进入决赛轮,然后输了。我在1996年的美国公开赛和英国公开赛上也曾非常接近胜利。回顾过去,我太想赢了。我给了自己太大压力。那让我过度紧张,那不是你想要打好比赛所需要的。当然,我赢了4次大满贯赛,不过,那本来应该是6次、7次、8次。

  向伟人学习

  我热爱网球。我一直是比约-博格的粉丝。我在自己的葡萄酒厂和他喝过几杯,向他请教他如何能在关键时刻仍那么冷静。他答道,“我对待每一分都是一样的。无论那是蒙地卡罗公开赛的第一轮,还是温布尔登的决赛,每一分——我的紧张度,我的专注度——都是一样的。每一分都是至关重要的一分。”

  老虎盖过了我

  我的第一个大满贯赛冠军是在1994年,第二个是1997年。所以,当伍兹出道时,情况比较严峻。我那时是当红球员,接着出现了这位杰出的运动员。所有关注都转到了伍兹身上。“老虎效应”也对我有影响。即使我打得好,公众注意力还是在老虎那里。我被淹没了。2000年英国公开赛中,我首轮领先,而所有问题却是关于老虎的。我想说,“我们到底是说我的这轮,还是老虎的?”我总是在回答有关老虎的问题。我在一些记者面前表现出来过。我想说,“还要我说多少?”

  让那个理由找到你

  当我们意识到我们的儿子本得了自闭症时,我们曾保密了一段时间。当本很快到了那个别人会问“厄尼的儿子怎么了”的年纪时,我们决定公开我们的儿子患有自闭症。我们这样说的,“他有点不一样,我们正在寻找解决办法,我们并不为此感到自卑。”我研究学习了引起自闭症的原因。我们不是要说教,不是要否定任何人的理论。但我们喜欢向感兴趣的人解释,让他们知道,在美国,每68名儿童中就有1名患有自闭症。如果我的声名狼藉能引起更多关注,那就这样吧。

  向你的孩子学习

  我喜欢和本在一起。我喜欢他就是做自己的那种方式。他单纯、真实。对很多人来说,做自己是非常困难的,但自闭症的孩子很直接,很诚实。他们不会拐弯抹角。可能我在打电话,打扰到他了,他会说,“我希望你走开。去看电视吧。”(笑)那么,我就走开。他说的就是他的真实感受。要是我们都能像这样就好了。

  我不是加里-普莱尔

  加里-普莱尔是我的同乡,也是一直以来最伟大的球员之一。但我们是不同的人。我总是在进取,但我并不想过多谈论这点。我清楚自己的动力。加里不一样。他会说在圣安德鲁斯的沙坑里睡觉。那不是我的风格。即使我那样做了,我也不会告诉被人自己睡在沙坑里。加里和我对世界的看法永远都不会相同。

  把热情和工作结合在一起

  球场设计对我来说是自然而然的。我希望把自己的想法展示出来。将一块一无是处的土地变成一座球场,棒极了。我已经设计了15座球场,遍布全世界——在迪拜、夏威夷、巴哈马。我喜欢葡萄酒,所以我就深入进去。我的商业兴趣折射出了我的个人爱好。我的厄尼-埃尔斯冰咖啡非常好,而且里面含有酒精饮料,不过,你喝不出来——我猜,这算好坏参半吧。(笑)

  寻求巅峰体验

  你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为了什么?我被放在这个星球上就是为了打高尔夫球。我喜欢在球场上,感受球场、比赛、每一刻,在开放的环境中竞争。那感觉棒极了。2003年,在南非举办的总统杯上,我感受到了,当时泰格和我在比赛胜负难分时打平了。当你的队友,你的国家说,“拿下那个球”时,感觉很特别。那一刻无可比拟。我知道我们打平了,但我们没输。国际队已经输得够多了。我对老虎的心态?“别搞砸了。”(笑)不太理想,我只是个普通人。

  高尔夫可能看上去很简单……

  我最好的一轮是在2004年。我在皇家墨尔本打出60杆。14洞过后,我低于标准杆12杆。那天风很大,球场硬实,果岭很快。我感觉就是自然而然地发挥。我能预见到击球,然后打出的球就和我脑子里想的一模一样。砰、砰、砰。没考虑技术,什么都没想。魔法一般。简单。自动的。

  ……直到你得了易普症

  去年的美国大师赛上,我的3英尺推击推了6杆。我中毒了!我称之为神经过敏。我的脑子里有毒蛇。那是种灵魂出窍似的体验,就好像不是我本人。那让我重摔在地。不过,随后一周,(在希尔顿海德岛)我的推击排名是第一名。许多球迷说,“现在你知道我的感觉了。”

  遇见你的偶像

  我见过几次纳尔逊-曼德拉。他是种族隔离之后的南非领袖。他喜欢孩子。在飞机上,他把我6岁的女儿抱着放在他的腿上,跟她聊了大约1小时。我获胜时,他会打电话过来,“祖国为你骄傲。”他让我的获胜成为了整个国家的荣耀。他是国家建设者。在美国,对特朗普的看法有分歧。在南非,我们的分歧更大。我们挺过去了。曼德拉让我们大家团结起来,而且他利用体育运动作为辅助。

  (文章来源:《高尔夫》杂志公众号)